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和冷漠老公互换后的豪门生活 > 第1章 宁懿缓缓闭眼:老公

第1章 宁懿缓缓闭眼:老公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和冷漠老公互换后的豪门生活

作者:赵史觉

简介:

豪门文里,阴鸷强大的商业帝王意外成了植物人,没人知道他的意识清醒地困在身体里。

宁懿从苦逼末世穿来成了他的炮灰妻子,因为替嫁姐姐而心态扭曲,正要虐待残废老公。

然后,他们俩互换了身体。

看着宁懿代替自己躺尸,男人满是恶意:“这滋味,如何?”

——听不见,动不得,任人宰割。

宁懿:好安静,床真软,睡会儿zZZ

辜城:?

宁懿在末世苟了三年,最大愿望就是清静躺平,当得知自己能自由控制和大佬的互穿后,

宁懿深情表示:我愿意替你躺着,换你自由^3^

于是当豪门婆婆考验她给丈夫擦洗会不会不耐心——

宁懿切号:老公你来,爱惜自己!

当辜家长辈逼她打扫完八十套房产后才能写她名下。

宁懿切号:老公你来,锻炼身体!

辜城:“……”很好。

原本所有人都等着,辜城醒不过来,宁懿也迟早被辜家扫地出门。

结果却看到她过得顺风顺水,婆婆与她情同姐妹,还一跃成为豪门新贵!

上流晚宴上,宁懿被青年才俊拦下搭讪。

她刚掏出手机,全场忽然噤声。

——那个传说中已经陨落的男人俊美如旧,从容登场。他越过震惊的众人,高大身躯停在宁懿身后,眼底漫着冰凉的占有欲:

“怎么不叫老公来了?”

【缺少道德很美很躺女主x阴狠算计冷冰冰爱吃醋大佬】

原书剧情和主角真的很降智!作者写着写着都会邪魅一笑的那种。

内容标签:甜文穿书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懿yì┃配角:辜城┃其它:

一句话简介:【正文已完结】沙雕甜文

立意:在任何环境之中都要享受人生!

作品简评:辜城是豪门文里阴鸷强大的商业帝王,因为一次意外而成了植物人,卧床三年却没人知道他的意识一直清醒地困在身体里。宁懿在苦逼异世挣扎了三年,一不小心穿进了这本书里,成了代替姐姐嫁给辜城的炮灰妻子,因为心态扭曲、正要虐待残废老公,却没想到,他们两人互换了身体!这个世界有吃有喝,还能控制和大佬的身体互换,于是宁懿直接选择躺平,顺便坑一坑大佬。两人之间发生了一次次爆笑甜蜜的互穿体验,感情也逐渐升温……

本文文风轻松诙谐,独具创新,把男女主互换身体的经典梗写出了不一样的新意,给读者带来爆笑阅读体验,评论区充斥着“哈哈哈哈”。同时立意积极——无论在任何环境之中,都要坚强乐观,享受人生。女主历经异世而心态强大,男主苦熬三年而获得光明,两个强大的人遇见彼此,在互换身体中了解彼此,最后爱上彼此,是一个读后会带着温暖笑意的故事。

第1章虐待了

宁懿睁眼的时候,坐在一间奢华的病房中。

她手里握着一根针,针尖上有血。

显然,刚扎完人。

宁懿自打末世之后就没用过这么幽默的冷兵器,心想:好家伙?

——穿书之我是容嬷嬷?

接着她就被输入了一本豪门无脑宠文的剧情,很快得知:病床上这个刚被她扎过、十分英俊的男人,就是书里最强商业帝王辜城,意外成植物人之后已经躺三年了。

原本书中女主丁姿玥和辜城有娃娃亲,还因此一直备受名媛千金们艳羡,谁承想大佬迟迟不醒。好在她发现自己原来是被抱错的假千金,当真千金宁懿从乡下被找回来之后,嫁给植物人的使命就顺理成章推到了她头上。不仅如此,丁姿玥还被自己真正的家人、更牛逼的豪门找到,被宠成了掌上明珠!

而宁懿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刚回豪门就要替她守寡,在丁姿玥的宠文人生对照下,心态很难不扭曲,于是虐待残废老公泄愤。

殊不知大佬的意识其实一直被动清醒地困在身体里,五感尽失却保留了触觉痛感!被虐使他更加黑化,后来一朝崛起,再度横扫整个商界,宁懿这个恶毒变态自然第一个被血虐。

看完垃圾剧情,宁懿一时竟不知大佬和她哪个更倒霉。

感觉他们俩要是能易地而处,应该挺有共鸣的。

都踏马大冤种。

不过冤归冤,宁懿在末世苟了三年,道德感和同情心基本都伴随着生活质量一起丧失了,只思考对自己有利的对策。

今天是原主嫁进辜家第一次被允许探视的日子,病房外边聚集着几乎整个A市的豪门名流。这些人多半看不起原主,要是辜城没醒,会挖苦她守寡;要是辜城醒了,会嘲讽她不配。

宁懿拿着针,对着大佬,认真地想——

既然扎都已经扎了,要不干脆扎死他算了?免得后边被反虐。

但是她转念一想,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啊,不兴随便打打杀杀的。

宁懿苦恼地打了个哈欠。好不容易离开末世了,却穿了这么个b角色,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吃好喝好躺平睡大觉的朴素梦想?

她干脆把针一扣,眼一闭:“要不我替你躺会儿吧老公。”

当然这只是在心里随便一想。

然而空气中却忽然产生了轻微的气流波动,像一阵风从她耳边拂过病床,像是有什么变化发生了。

宁懿感官敏锐,立刻睁开了眼。

却发现——眼前怎么还是黑的?

不仅如此,原本因为听力太好而始终嘈杂不断的噪音也全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世界只剩下身下柔软蓬松的触感。

?这怎么有点像……

而像是为了印证宁懿心头的猜测,床边坐着的“宁懿”缓慢地站了起来。

当“她”睁开眼的瞬间,眼底涌动着暗光,像是被关在笼子太久的野兽,谨慎而阴郁地窥视着这阔别已久的光明。

等适应了站立和正常视物的感觉之后,辜城第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躺着的自己。

他沉默了。灵魂出窍?

可当他缓慢抬手,入目却是一截属于女性的白皙手腕,五根手指十分纤细……还捏着一根针。

辜城眯起眼睛。原来,他竟是换到了这个人的身体里。

宁懿心里就是一淦。

一种莫名的连结感应让她清楚地知道,她竟然真的和大佬互换了身体。

早知道先把针扔了,啊不——早知道还是扎死他好了!

辜城已经拿起针端详起来。

他刚才手臂上的锐痛,“——就是这个吗?”

宁懿听见这道冰凉磁性的声音,意识到互换之后他们俩竟然还能直接在心里对话,于是拾掇出她所剩无几的礼貌,解释道:“我没扎你哈,这都是误会……”

然而话没说完,她就感觉冰凉的针尖落在了胳膊上,缓缓游走,带起一阵鸡皮疙瘩。

“——怕了?”

辜城垂着眼睛,不带任何感情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心底浮起恶意:“这滋味,如何?”

看不见,动不得,暗无天日,任人宰割。

命运待他刻薄,教这种小人也敢踩在他头上。

现在既然他醒了,那就别怪……

“?”

辜城眼底的黑气还没弥漫开,他忽然又躺回了自己的身体里。

而宁懿站在床头,眨巴了一下眼睛。

——不好意思,她刚才又是随便一想,结果又换回来了。

所以互换原来这么随意的!

只要她想想就行???

那头辜城显然也意识到了互换身体在由对方掌控,心底顿时重重一沉——这样的话,他是完全被动和受制的。

这个恶毒的女人,她会怎么做?

——宁懿看着床上的大佬,眼神渐渐感动起来。

想不到这垃圾穿书也有妙用。

她在末世被各种变异种噪音环绕,时刻危机四伏神经紧绷三年没睡过一个整觉,而现在有一个看不见听不着还柔软干净的地方能睡觉——

那大佬的身体不就是静音零压五星级酒店大床房吗?还是免费随时checkin的。

宁懿:——幸好没扎死他!TvT

于是宁懿有条不紊地把“冷兵器”给销赃、往嘴里塞个汁水爆甜的橘子、然后拍了拍大佬的肩膀,积极主动地再一次顺利和他交换了身体。

做完这一切,宁懿得偿所愿、岁月静好地在床上躺平了。

等辜城再睁开眼,他又站在了床边。

低头一看,手里那根针已经被擦得干干净净。

还撅成了一个心形。

宁懿缓缓闭眼:“老公,比心。”

辜城:“……”

他攥紧手掌,眼底满是阴翳。

这个女人应该是家里安排给他的妻子,一个恶毒到虐待丈夫的人,突然伪装出款款深情,目的无非是谋取更多利益。

辜城垂眸,不动声色地把病床变成了谈判桌:“我想你清楚我的身份,如果我们合作,我可以带给你想要的一切。”

对面却一片平静,没有了声音。

辜城心底更沉,眼神几变。

看来这女人并不是只会用针扎人的蠢货,反而颇有几分心机,而且沉得住气。

辜城控制着语气,以退为进:“当然,主动权在你,如果你……”

他语气低缓,说到近乎口干舌燥,对方却始终一言不发,像是深谙博弈的高手。

辜城阴郁冷漠的脸上终于浮现出几分忌惮。

——“你到底想要什么?”

半晌后,对面终于有了回应。

宁懿:“zzZZZ”

辜城:“?”

辜城:“……”

辜城三年隐忍,险些破功。

她他妈的,在打呼噜。

此时,病房外。

因为门迟迟未开,名媛千金们渐渐有些坐不住了。

宁懿这么久没出来,不会辜大少真的醒了吧??

毕竟现在,辜城一手创下的商业帝国仍在按照他的规则运作,辜氏集团的市值依然在A市无人可比,再想到辜城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其实但凡大少能睁眼,想嫁给他的人依然数不胜数。

谁都有点不甘心,但谁都不敢赌那个万一。

人群中,只有丁姿玥笑得淡然。那是一种备受宠爱人生赢家的姿态。

别人不知道宁懿为什么在辜城病房里半天不出来,丁姿玥却是知道的——因为,她通过一场梦知道了未来会发生的事!现在她那个心理阴暗的妹妹,一定已经开始虐待辜城了。

丁姿玥轻轻一笑——可惜宁懿打死也不会知道,其实辜城能感知到这一切,并且会在不久后醒过来!

所以她只要在宁懿虐待之后找机会去给辜城疗伤、治愈他,那么等辜城强势崛起之后……她就是帮助辜城渡过黑暗的那道光!

正想着,病房的门忽然开了——

辜城面无表情地从里边走出来,满脸阴翳冰霜。

他此时是在宁懿的身体里,却让外边等着的众人一静。

好冷感的美人……

宁懿这土千金虽然上不了台面,但长得是真的美……她的五官本就精致,鹿眼半阖,眼尾迤逦出色沉,上唇薄翘,下唇是恰到好处的厚度。身形瘦削却很有气质,此时萦绕的那种冷冽的气场,又给她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我操,她原来这么漂亮的吗?”有人小声说。

旁边一个名媛不屑地撇撇嘴,漂亮有什么用?

看这表情就知道辜城肯定没醒,不然“宁懿”怎么一脸如丧考妣?

一时间,名媛千金们都有种失望又松了口气的感觉,围上前对着“宁懿”上下打量。

辜城已经许久没接触过人,感到十分不适,冷冷开口:“让开。”

那股来自上位者的、冷淡的带有压迫感的气息,竟然让凑到前边的几个人呼吸一滞。

然而紧接着他们就气笑了,宁懿挺能装逼啊?

辜城又没醒,她一个豪门弃子也敢摆谱?

有人讥讽道:“哎哟,这架势,不知道的以为辜大少本人来了呢?”

旁边人附和:“人家村里来的,能嫁进辜家已经实现阶级跨越啦~可不得端着点吗?”

辜城淡漠地对上这几张人脸,过去在他面前都是满面笑容的样子。

倒是没见过他们这副嘴脸。

丁姿玥适时走了出来,带着对宁懿的体恤和理解,温柔地说:“你们别这样说了,小懿心里肯定很难受……”不然怎么会虐待辜城呢?

众人都知道丁姿玥刚被丁家认回去,千娇百宠风头正盛,还有顾家长子作护花使者,因此都很卖她面子。

“玥玥真是人美心善~”

“不愧是真正的名门千金!”

丁姿玥笑容谦虚,眼底却是掩盖不住的骄傲和自得。

她瞥了眼病房的门,虽然很想立刻去治愈苦难中的辜大少,不过现在人多眼杂,不急于一时。

于是她拉住了“宁懿”,亲切地说:“走,我带你逛逛辜家吧。”

辜城:“?”

顾则寓人高马大地走了过来,“玥玥,我陪你。”

丁姿玥自然没有拒绝,顾则寓的保护姿态,想必也会刺激到宁懿。她心理越扭曲,就越能凸显她的善良!

“我们走吧~”她微笑着说。

辜城倒是没有拒绝。

他正好借这个机会观察一下辜家现在的情况,尽快填补缺失的三年。算算时间,他出事前促成的项目如今应该在回流资金了。

走在辜家气派的庄园里,丁姿玥笑容明媚怀念,“啊,这里——我小时候经常过来玩的。那时候宋岚阿姨就很喜欢我,可惜我现在不是儿媳了……”

说完,丁姿玥像是才想起来这话会伤害“宁懿”,连忙道:“啊,对不起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辜城倒是看了她一眼。

好低级的绿茶。

顾则寓在一旁不耐地说:“玥玥,你老对她道歉什么?你不是都已经把位置让给她了吗,她还有什么不满?”

那种霸道的维护,是小女生根本无法抵抗的。

丁姿玥脸颊红晕,暗中观察着“宁懿”,满意地看到他脸上露出了深思。

辜城确实想起来了顾则寓这号人。

他转头看着他,淡淡道:“你前年在顾家股东大会上脱稿忘词哭得声泪俱下,后来当上执行董事了吗。”

顾则寓却忽然脸色一变,这事除了当时在场的大佬长辈们没人知道,宁懿一个刚进豪门的人怎么会知道?!

他下意识转向丁姿玥:“你跟她说的?!”

丁姿玥睁大眼睛,连忙否认:“怎么会!”

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竟然小看了宁懿!竟然这就开始挑拨她和顾则寓的关系了?!

果然,心理阴暗的人就是这样,自己过得不幸福,也见不得别人幸福!

丁姿玥顾不得他,只好先忙着和顾则寓自证清白。

而辜城根本不在意他们。

更不在意这样做会不会给宁懿树敌。

——那女人的处境,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正打算到主宅去看看,耳边却传来了一个绵长的哈欠。

宁懿睡醒了。

这一觉并不长,却已是她久违的深眠!

宁懿躺在床上,有种浑身软绵绵的乏力感,幸福到根本不想起来。

这时候,脑内直接通话就显得很方便了,她问辜城:“你在哪?”

辜城看了眼周围,冷冷答道:“后厨。”

宁懿惊喜地说:“你怎么知道我饿了,那我们换回来?”

辜城冷笑,这女人除了睡,就是吃。

首先,他只是恰好走到了这里。

其次,宁懿若是想换,他并没有控制权。

然而过了好几秒,两人还是没有换回去。

宁懿疑惑的声音传了过来:“诶?怎么换不了?”

——失灵了?

辜城脚步一顿。

看来,尽管主动权在她那边,但互换的时间……或是次数,对她也是有某种限制的。

那么——他在她面前并不是完全的被动。

辜城的唇角缓缓勾起了笑,眼底漆黑的恶意像潮水一样泛滥。

丁姿玥好不容易安抚住了顾则寓,本是满心不爽,结果一转头看到“宁懿”脸上带着邪气的冰冷,顿时心情又好了起来。

没有错,就是这种眼神,“宁懿”一定心理扭曲到变态了吧!

辜城勾着唇角离开后厨。

对面的宁懿试了几次暂时换不过来,也不再执着。

“老公——那你能帮我带几个蛋糕吗老公~”宁懿叫得毫无羞耻感,“我好几年没吃过了,要巧克力味的。”

“——呵。”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