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怜心清莲 > 第12章 不为所动的游少槐有抹报复的痛快

第12章 不为所动的游少槐有抹报复的痛快

“坏女孩,你急坏我了。”

搂在怀中紧紧拥吻着,重获至宝的段天桓眼眶泛红,说不出的激动和喜悦使紧绷心弦一软,几乎要站不住脚地依偎着何水莲。

一天二十四小时如同二十四根刺直插心窝,痛得他夜不成眠、食不知味,犹如行尸走肉翻遍拉斯维加斯的土地。

时间的流逝麻痹了他的感官,人虽活着却失去意识,疯狂地在最冷漠的城市中寻找至爱,内心的害怕与绝望几乎要切割开他的肢体,化成一片片。

失去她的体温,生命成了一个问号,他不知该为谁而活。

那种被世界抛弃的无助利空虚,惶惶然地啃咬每一根神经,企图唤醒他自我毁灭的血腥,以赌闻名的拉斯维加斯差点空墟,若不是一通救命的电话响起。

“天桓,我快喘不过气来。”腰……快断了。

没想到历劫归来,她会死在心爱男子的一双铁臂中。

“闭嘴,你让我想杀人。”他需要她的实体真躯来安抚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何水莲抚上他的脸,“你……哭了。”

指上的湿液让她酸了鼻,抽搐地阻止泪水泛滥,他爱她到如此地步。

“是汗。”段天桓坚决的否认。

“你的汗腺与众不同,滴滴都由眼中流出。”

男人的自尊真是要不得。

“不许嘲笑我的狼狈,我正在生气。”气自己的疏忽,无能保护妻子的安危。

她笑中含着哽咽轻环他的腰,“我爱你。”

“你是故意的。”他使着性子,重重地吻咬她。

短短的三个字似奇迹抚平了他的恐惧,不安渐渐消退。

一多么难得的一句话,应该在耳鬓厮磨,图魂情浓正兴时,由她小口甜蜜呻吟发出,而不是在他气头上淋下,浇熄他的自我唾弃。

好不经心的情话,说来不诚恳。

“可恶,你咬破我的唇了。”好个爱记恨的男人,又不是她的错。

“疼吗?不及我的千分之一。”段天桓握住她的手平贴胸口。

她心口泛热,感受他的心跳声。“抱歉,是我太轻忽了。”

如果她重现那些小警告、小威胁,谨慎地加以防范,人就不会迷迷糊糊地被偷运到意大利,让他担心得眼窝都凹陷。

昨晚她挂上电话后,以为可以一觉睡到正午,没想到天刚拂晓,万物静温,索魂似地敲门磐吓得民宿老板脸发育,夫妻俩互拥着开门。

一进门二话不说,段天桓像杀人越货的暴徒横冲直撞,冷不防地拉起床上的人儿,确定是她无误后,两只手臂就狠狠地结锁,紧得似要将她勒毙。

可见他有多惊心,刻不容缓地由拉斯维加斯飞奔威尼斯,不亲自守着不安心。

“不,是我的过失,你没事吧?”

心疼他一脸疲惫的何水莲温柔微笑,“你看我像是有事的人吗?”

“你怎么逃出来的?没人看守吗?有没有伤到……”他不放心地检查一遍,瞧见她腕间的红痕,眼神倏地凌厉。

“我还算轻微,你该看看表姊的伤才是……”她骤然住口,想起身旁的唐云巧。服波流动,两道相拥的情侣对她怒目而视。

“了不起呀!表妹,原来你还记得自己的杰作。”游少槐轻举爱人的手朝她一嘲。

两个表哥、表姊心一致,舅舅的女儿加姑姑的儿子,何水莲肩上的压力一沉,心就虚了。

“自己的女人没看好,别怪罪到我老婆头上。”喔!伤得真严重,像割腕自杀未果。段天桓可舍不得老婆受责难。

“是谁种下的恶因,你不会不清楚吧!”游少槐眼中含怨,并未听清楚他的称谓。

他神色一凛,“有人会付出代价。”

情报已经很明显,是黛儿派人捞她回自己的地盘,以利她进行一连串残酷凌辱。

所幸两人及时逃出,否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是一时慌了手脚,未将黛儿的自私心态算计在内,忘了她曾多次加害意图亲近自己的女子,所以延迟了救援时机,轻易让她将人带走。

以前他的纵容是事不关己,不清自来的女人繁不胜烦,有个挡箭牌代为处理,他的确轻松不少,但是——她不该犯到他的妻子。

“你要教训某人之前,最好先想想自己的立场。”他以什么身份出头?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3

游少槐见不惯段天桓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态,当他的面与表妹亲亲热热,好歹顾忌他们的存在。

段天桓眯起狼眼问:“什么意思?”他的立场有何不对。

他还敢问。“她是我表妹。”

“嗯?”

“喂!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要出手也要我这个表哥,你一个外人未免捞过界。”抢了他的权利。

嗅幄!惨了。何水莲暗自叫苦,想乘机开溜。

“老婆,令表哥好像不清楚我们的关系,麻烦你解释一下。”想“畏罪潜逃”?没那么容易。

“老婆?!”游少槐和唐云巧同时一讶,唐云巧方才正纳闷着段天桓的身份,为何没人知会一声?

何水莲有种被人掐住脖子的感觉。“你们知道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站在神职人员面前,听他胡诌一些婚姻做不到的誓言,不就那么一回事。”

“何、水、莲、你、死、定、了。”

好有默契哦!两人口径一致。何水莲笑笑的耸耸肩,“放心,我会留个位置让你们垫背。”

“你想拉我们下水!”气急败坏的游少槐真想冲过去摇晕她。

“少槐表哥,莲儿知道你爱护表妹,不好舍弃我而独自逍遥吧!”她恢复以往恬淡的适然。

“云巧,你瞧瞧你表妹的阴险,一个人死不够还拖我们陪她一块死。”善良的人总是容易被欺压。

唐云巧满脸哀怨地道:“你现在才体会到,我有‘割’肤之痛。”

瞧她伤痕累累就是最好的证据。

“是呀!我看得心也会痛,某人的心不知是不是化石,居然狠心地陷我们于不义。”比照两个女人之间的伤,他就无法平衡。

游少槐不甘、含沙射影的口吻令何水莲发噱。“化石很值钱,值得好好保存。

“可惜我缺少文化素养,很想拿一把榔头敲碎了它当盆栽饰石。”他要一块骨头有何用,人家还当他故作风雅。

“我会把它往火山底丢,以免恶鬼附身。”唐云巧说得更毒。

三个表字辈语意含糊的过招,不明究竟的段天桓深感有异,目标似乎是他。

“咳、咳!是不是有什么我应该知晓,却没人告诉我的事?我不介意你们其中之一拨空替我解惑。”

看他一脸凶相,多事反而不利。

你看我,我看她,她看他,三人以眼神互推,推到最后,女人连成同一阵线逼迫表哥出线,为女士服务是一种“礼貌”。

认命的游少槐清清喉咙拖延时间,思索该怎么用较不伤人的字句,以免坏了“姻亲”关系。

“我在等着呢!谁要发言?”

唉!当是积功德。“何家有个老太后,专制独裁五十年,你知道老人家都比较守旧、古板.他简直像在描述一出官阁大戏。一手专权,刚毅又擅于权谋,不甘潜伏于幕后,一心要掌控所有人的喜怒哀乐,不许有私人情绪。

古老家族有着赋予传统的神圣使命,不因时代的变迁而随波逐流,任由传统式微。而婚姻便是其一的坚持。

门当户对,青年才俊,企业表率,总而言之,孙婿人选必须是出身世家,背景“清白”,无不良纪录,荣登全球富翁排行榜的知名人土。

“不是你钱赚得不够,在老太后眼中,你是不学无术的投机客,高级流氓,亡命天涯的烂赌徒,一只不折不扣的沟渠老鼠。”

“你再说一遍。”顿时惊狠的段天桓冷磐沉道,眼神如冰。

不为所动的游少槐有抹报复的痛快,“瞧,你现在的神情像个讨债的冤鬼,谁家的父母愿意把女儿嫁给你。”

“你……”一只素手及时覆上他的手背,阻止他爆发的怒气。

“何家太后中意风度翩翩,文质彬彬,温儒单雅型的男人,你认为你合格吗?”他有点幸灾乐祸的心态。

段天桓冷笑地搂着心上人示威。“我是投机者、流氓、烂赌徒。可是我摘下了这朵水莲花。”

“呕,这……所以我说莲妹妹会死得很惨,你报本上不了台面……喂喂喂!别冲动,不信你问问莲儿,为什么她不敢坦白你们的婚姻状况。”

眼神不定的何水莲顾左右而盼,故意忽视三张等待的脸。她睡眠不足,不想回答。

“莲——”

飒!刮风了。“天桓,你可不可以让我先眯一下,我好困哦!”

“你真认为我构不上何家的门槛?”段天桓不让她逃避,臂上一紧。

“使用暴力的男人一定不是好丈夫。”她埋怨地扳开那扣紧的长臂。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有一辈子时间证明自己是好丈夫,不急于一时。

她忍不住想叹气。“反正我们都结婚了,除非你是意志不坚的男人,人家随便挑拨就变心。

游少槐一股无辜,“莲表妹,你这个人家指的不会是我吧?”实话实说有错吗?

“你要对号入座,我也不好拒绝——你是表哥嘛!”何水莲说得很随和。

似笑非笑的游少槐可不想扯进“人家”的家务事。“云巧,肚子饿了吗?”

“我不……呕,是该吃早餐了。”一看到他眨眨眼的暗示,唐云巧会意的配合。

“一日之计在于晨,难得有空闲来威尼斯逛逛,我们一面坐船欣赏风景,一面享受意大利美食。”

多美好呀!自动休假还可以谈情说爱,何乐而不为。

“好久没出国玩了,我们买点纪念品回去……”唐云巧边说边随着情人走向大门。

游少槐走到门边,嘴角有抹不怀好意的笑容,看得何水莲心猛跳了一下,直觉他要开口的话定不经听,大有危机感。

“慢走呀!表哥,千万别回头。”

是慢……了一步。游少槐佯装吃惊的击了个掌,“哎呀!瞧我这志性,我来之前不小心漏了口风,何家太后已经知道你、被、绑。架、了。”

“什么?!”何水莲失了淑女风度的大叫。

“保重呀!表妹,乖乖回去露个脸,不然你很快会上头条,而且是举世皆知的社会版。”

一说完,他脸上洋溢着如向日葵般的笑容,毫不同情的挽着心上人步出民宿,迎接威尼斯的早晨。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待空舟独对……无尽的解释。

美丽的水都,他来说哈罗了!

近乡情怯。一架直升机在停机坪上旋了一百八十度,安安稳稳地降落在何家后院。

高大健硕的男人长腿一跃下了直升机,反身呵护机上的佳人小心,腰肢一握轻盈地落地,站在纤柔的女子身边,他显得粗矿而霸气。

两行佣人衣着笔挺,恭敬地列队迎接,活像电影中豪门的噱头。

段天桓奇怪的问:“他们这样不累吗?”如果主人一天到晚出远门,那不是有哈不完的腰。

“何家传统,打我一出生就是这排场。”她习惯了。

“你们需要用到一、两百位佣人?”天呀!好长的队伍。

她笑了笑,握住他的手,“他们是主屋的佣人,还有些工作较低贱的佣人不宜见人。”

合起来大概三百人而已——一间饭店的员工。

“我终于了解令表哥挖苦的好意,他怕我吓得腿软。”真是太浩大了。

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活像做工细腻的机器人,一致的动作,一致的口号,丝毫没有属于人的情绪波动。

真亏她一住就三十多年,要他老早就逃出去自立门户,一日也待不住。

“你吓着了吗?”何水莲笑眯眯的望着他。

“老婆,相信你的眼光,我会为你屠龙。”他信心满满,只是路长了些。

一行人弯着腰像是……路祭。

“我家不产龙,只有一位太后奶奶,凡事顺着她,硬碰硬你讨不了好处。”火上加火,死棋。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4

中国式亭阁回廊,亭角横杆挂着一排排瀑布兰,风吹微送香气,小回桥下是以栽莲为主的池塘,养了几只剪了羽毛的天鸭。既然观赏用就不许它高飞——老太后的渴言。

两人绕过客厅,欲从屋后回梯上房间,先梳洗_一番,好神采奕奕的迎战劲敌。

“孙小姐,你走错方向了。”老哑的嗓音显不悦,似乎刻意等在梯旁。

“花婆婆,你的身子真是健朗,大热天不去休息休息。”奶奶的分身,俗称眼线。

头发花白的花婆婆显然十分不屑她身边的段天桓。“不要随便带不三不四的男人回家,小姐会不高兴。”

“小姐是指我奶奶,她是奶奶的陪嫁丫环。”她小声地解释着。

“孙小姐。”花婆婆老虽老,耳力可灵光得很。

何水莲不失客气的说道:“花婆婆,我记得我才是何家的主人。”意思是她逾短了。

“我……我是奉小姐的命令而来。”花婆婆畏缩了一下,眼中精光微问。

“奶奶的圣旨是吧,希望没人偷改太后诏书。”何水莲说得很淡,却字字含着心机。

她不敢大声反驳,深觉忠诚遭污蔑。“我对小姐的忠心日月可表,为她而死也无悔。”

“噢,你只忠于奶奶呀,那我呢?可以背叛。可以出卖,也可以轻蔑是吧?”好失败的主人。

“我……不……”花婆婆被她的伶俐口齿堵得说不出话来。

仅术的玩弄她懂得适可而止。“开开玩笑,花婆婆可别怪罪。”

“一个老太婆哪敢生主人的气,我不会放在心上。”她不正的眼尾直瞄向一旁高大危险的男人。

花婆婆等人介绍,偏偏何水莲不愿达成她的心愿,挽着段天桓的手,亲密走过她眼前。

“孙小姐你……”

河水莲头也不回地上了阶梯。“去知会我奶奶一声,晚餐见。”

“可是离晚餐还有……五个小时。”最后几个字等于念给风听,人影早不见了。

八点正,何家晚餐时间。

餐桌上气氛有些僵,桌面十二道菜肴全冒着热气,盛着白米饭的碗闲置在象牙筷旁,无人开动。

“小桃,你去催催小姐。”

服侍布莱的十七岁少女吞了吞口水,听着主人的命令轻移脚步。

“不必,我看她是翅膀长硬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何老夫人眼一瞪,当场无人敢动弹。

“怎么会呢?妈,你想太多了。”何向钦心想,这顿饭是吃不成了。

待会叫厨房下盘水饺,回房和老婆偷吃。

“是呀!莲儿很乖、很听话,她大概飞累了在休息。”唐香兰在一分帮腔。

休息?!“你们养的好女儿,连野男人都给我带回家,这会儿不知在上面干什么下流事。”

小时候的莲儿多乖巧、多贴心呀!怎知回台湾念几年书就变了个性,舌刁口利地学会还嘴,不时在众人面前挑战她的权威。

好不容易在她的压迫下回美念完旅馆管理,毕业后就投身家族企业,全力为扩展连锁饭店至全美而努力,她以为打造了个完美的继承人。

谁知不到三年光景,莲儿就联合董事会以她年岁已高为由,收回实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