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怜心清莲 > 第13章 何老夫人慈祥地拍拍她手背

第13章 何老夫人慈祥地拍拍她手背

胜任总裁一职,架空她在公司的地位。以她一生傲气竟败在黄毛丫头手中,是她一生最大的耻辱。但心里也有一丝欣慰,毕竟是个性似己的亲孙女。

“奶奶,魔由心生,心不正则邪,我们能干什么下流事。”老人家守寡太久了。

所有人听音抬头,望着一双壁人走下楼。

不可言喻,段天桓在何水莲的巧手装扮下,竟有几丝商人味,炯炯有神的目光微露狡色,骇人的骛气收敛了几分。

七分假来三分真,他倒是发挥得体,非常绅士的为女伴拉开座椅,并以温和笑容和大伙寒暄。

“没有用的,莲儿,你选错水仙开花的季节。”想装蒜还瞒不过她一双老眼。

“奶奶,你说话好深奥,莲儿好生愚昧,听不出你的语意。”她尽力了,还是掩不住狼的原味。

“何老夫人挑明说道:“他配不上你。”

段天桓的颈筋浮动,在妻子眼神安抚下暂不发作。

“配不配得上,我会自己判断,奶奶上年岁了,看不清楚是正常。”好累的一餐饭,面对最亲密的人还得耍心机应付。

“哼!我还不至于老眼昏花,人的好坏一清二楚,你的任性用错地方了。”她用不屑的眼神睨人。

三十多岁的女人还能用“任性”这字眼吗?何水莲在心中自问。“他是我丈夫,我要你认识,不是认同。”

话说绝了,她是回不了头。

果然!

老人家一听上了火气,微颤的手取来手杖往桌面一挥,汤汤菜菜洒了一地,十几个佣人忙收拾和重新上菜。

在何家待久的佣人都知道,只要老夫人和小姐一对上,那日的餐点得多煮几份,不然老夫人一说不过小姐,就会找东西出气。

“莲,没溅到吧?”段夫桓拂去掉在何水莲裙上的小姜片,一没吃过苦的人不知道珍惜食物,有多少人因少吃一口饭而饿死。”

“你……你敢教训我?”何老夫人抚着胸口,觉得被冒犯。

“错就是错,不因你是长辈就可以推倭,万一你把热汤挥向莲儿烫着她,你不会心疼吗?”他会。

何老夫人的人生辞典中没有认错两字,“莲儿,我不许你和他在一起,他会地污了何家的名声。

“奶奶,你眼中只有权势和面子,你问过我需不需要了吗?”何水莲歉疚的看向父母。

她从不是个好女儿,老让父母夹在中间为难。

“爱能当饭吃吗?你该知道他的底不干不净,根本没资格碰我何家的孙女。”爱是一个笑话,她深受其害。

“我爱他,他爱我,这足够了。”除了好出身,她不比别人清高到哪去。何老夫人气极了,不惜掀人疮疤。

“他的母亲是个父母不详的私生女,长大了跟个流浪汉私奔,最后被人抛弃,以十块美金卖给他赌鬼生父,他不到十岁父亡、母沦落当妓女,几年后得了脏病去世,我的曾孙体内不能有他的脓血。”

何水莲惊讶极了,不是因为段天桓不堪的身世,而是……“你调查他?”

“我是为你好。”她搬出老一辈陈腐的理由。

“够了,一句为我好抹煞了多少亲情,要是我这次遭绑架没命回来,你所有的坚持所为何来,带进棺材里吗?”她受够了。

向来温婉、恬静的乖女孩突然大声的怒吼,吓傻了在场的人,个个呆若木鸡。无法想像莲一般圣洁、高雅的淑女也会狂飙。

一生都奉献给何家的何老夫人更是怔愕,心痛孙女的不驯,她是为谁守住这一份得来不易的事业?

她哭了,为了掩饰眼底的泪光,她倨傲地拉着拐杖走窗前,仰头望着一片星光,让泪不致滑落。

一抹红光由窗外透入,移至何老夫人胸口,唯一清醒的殷夫桓正想打开僵局,不愿她们祖孙俩为了他反目成仇,虽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些心结早已盘卷难开。

可他才一开口,喊出的竟是“小心”!

在众人还未回神之际,他已扑身上前,为何老夫人挡下一枪,子弹贯穿他的左脚骨。

“你……”

鲜血像喷泉一般喷向老人家,从未见过这种可怕的画面,不禁吓得何老夫人心脏一缩,顿时气喘不上来,抓衣倒地呻吟。

大领儿慌了手脚,较镇定的何水莲不知该先救谁,一个是她爱的男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奶奶。

心在痛苦挣扎下,她走到奶奶身边规律的按压她的胸口,以有限的医学知识进行急救。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莲,我来开车,奶奶需要上医院。”咬着牙随意绑紧伤口,段天桓吃力的说道。

“天桓我……”

他伸手抹去她成串的泪,“傻瓜,你奶奶也是我奶奶,换了我也会这么做。”

“我从来没机会告诉她,我还是爱她的莲儿。”她不是故意的,好熟悉的话,却是两种迥异的心痛。

“没关系,她会听你说。”

段天桓掌控了全局,由保全人员去追捕狙击者,而两个壮实的佣人扶何老夫人上车,由受伤的他开车,因为大部份人都受了惊吓,软脚无法移动。

这一夜,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第十章

白色的布景,安静的空间,恬雅的面容低垂着头,红艳的苹果皮脱离果肉,一刀一刀的创着。争了几十年,揽了无数的权,到头来还是敌不过人生的生老病死,衰老的器官提出警讯,第一个便是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心脏。

谁会料得到专横、霸气的老人家会因为一场病,而得到久违的亲情,代价未免付得高。

“莲儿,你怎么在这里?”乍醒的何老夫人一时搞清发生何事。

何水莲绽放笑容的回道:“你生病了,我来照顾你呀。”

“我生病?”何老夫人顿了一下,所有事如回带般涌入记忆中。

“奶奶,吃苹果,刚从树上摘下来,很新鲜。”是天桓去偷搞人家院子里的苹果.也不想想他还受着伤,逞强地爬上树,真是叫人好笑又好气.一时的温情让何老夫人酸涩,“眼眶红红肿肿的,你哭了是不是?”

“人家才不会哭呢,是过敏。”何水莲犹自掩饰哭了一夜的事实。

“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哭,怎么哄都不停,非要一群人抱着你走来走去,真是折磨人。”好快,小婴儿都出落得美丽。

“我长大了,还是一样折腾你老人家,真是不孝。”奶奶的倒下让她体会人生的无常,尽孝趁当前。

“你……”她为之动容地抚握孙女的手,“你懂事了,还是我贴心的小莲儿。”

她苦笑地喂奶奶吃苹果,“紫苑骂了我一顿,说我不该气晕老人家。”

那一席话骂得她狗血淋头,没脸见人。

原本紫苑路经芝加哥想来打个招呼,谁知却遇到这档事,最重视家庭的她当场开骂,指责自己不该用偏激的方式和老人家对冲,路是人走出来的,此路不通另辟捷径,有时迂回也是路。

爱情固然重要,也许难寻这份深切,但家人是好永远不变,为爱情而舍弃亲情太不值得。

“紫苑?你是说以前和你一起学坏的好朋友?”她记得那女孩,非常倔强。

“奶奶、你知道?”她很惊讶,他们离得那么远,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台湾。

何老夫人笑了笑,像个和范长者,“你是我唯一的孙女,也是我最疼的宝贝,我关心你在台湾的生活。”

“我很不乖对不对?常惹你生气。”以后她会节制。何水莲暗自决定。

“唉!是我看不开,人生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夺来争去只是一场空。”该看开了。

“奶奶,你……胸口还会不会痛?”太……太温和,不像她强势的奶奶。

“不痛了,看到你开开心心的,奶奶很满足了。”一场病挽回祖孙情,值得。

“真的?”她露出怀疑的神色。

何老夫人慈祥地拍拍她手背,“他呢?”

“他?”何水莲不习惯奶奶的转变,一时间消化不良,反应不及。

“你的丈夫,叫什么来着?”

丈……丈夫?奶奶接受了,“他叫段天桓。”

“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还是你有眼光。”

以出身来评断一个人太肤浅了。

“不错?”天呀!是她听错了吧?

“他没事吧?”

她由惊愕中回神,“没事,子弹穿过了肩.稍做缝合手术就下了床。”

“叫他多休息休息,别仗着年轻气盛不爱惜身体,老了有得苦头吃。”

“喔。”何水莲实在不知如何回应,一夜之间大家都变了。

“对了,开枪的人抓到了没?”什么世界,治安乱得无法治。

“夜黑不辨路况,跌入密西根湖淹死了。”一早消息就上了报。

逞凶的是个意大利人,名叫洛克斯,当初绑架她的主嫌之一。

事情发生后,天桓原本计划上黑手党讨个公道,但意外得知黛儿重伤昏迷,这件事自然无从计较,只有自认倒霉。

原来在他们离开意大利没多久,黛儿突然清醒,当她一得知将终身残废时,又哭又闹得差点砸了医院,且心怀怨恨的命令洛克斯杀光何氏一家人。

所幸何家的安全设施尚能一用,及时扫瞄到发射地点,大批的保全人员出动,逼得他无处可逃而这件事让紫苑知晓后,和黑手党老大帮助她,一通电话,黛儿人立刻从医院消失。听说是被扣在西西里岛附近的一个小岛。

人烟稀少只有个不识字的哑妇作伴,目常补给由渔船每月送一次,岛上无任何电讯设备,等于隔离了她。对于一个残废而言。

紫苑坚决否认此事与她有关,只说和黑手党老大是朋友,单纯聊聊天。

何老夫人向门外一瞥,“怎么有只兔子在那跳呀跳的,进来吧!”心胸放开了,倒觉得他很可爱。

形踪露了陷的段天桓讪然一晒,“我是帮莲送午餐来,马上就走。”

“你敢走,气得我心脏病发作,你走得安心?”何老夫人故作生气的怒斥。

“我……”他无言以对。

何水莲心急的说:“奶奶,你…怎么又恢复原性?”

“哼!以为我老了不中用,我一看你就无法开心,乱七八糟的哪像个男人。”

“呢,我……我本来就要走。”是你硬要叫住我。段天桓小声的嚼咕。

“占了我孙女的便宜就想走,你真当何家没大人,由着你乱来?”这两个孩子真是……

“我没有不负责任响!我们结婚了。”他为自己辩解。”

“结个什么鬼婚,寒寒酸酸的没人瞧见,外边的人当我何家孙女儿见不得人。”

会是她想的那样吗?纳闷的何水莲直瞅着何老夫人瞧。

“回去准备办个盛大的婚礼,最好让全世界的人都看见,否则我不承认你们的婚姻。”

“奶奶——”

“愣小子,还不把你的女人带走,想哭湿我老太婆的床单呀!”哼!呆婿愚孙。

段天桓一扫阴霆地傻笑,“你同意……我们的……婚姻?”

“人都被吃了还能退货吗?快走快走,别碍我的眼,看到你们就有气。”老人家想抱曾孙子都不懂。

何水莲动容地搂着她哭泣,“我爱你,奶奶。”

“肉麻兮兮的,别以为你是我孙女就得爱你。”亲情是天生的,血脉切不断孙女。

“奶奶,你虽然很顽固,但是我和莲儿一样爱你。”段夫桓将哭泣的妻子拥入怀中。

“小滑头。”何老夫人忍不住笑开了。

※※※

星光灿烂,美女云集。这天是第n家“东方之星"的开幕金日。

这是全美第一间附设俱乐部设施的赌场式饭店,采会员制,白金卡限量一千张,早在三个月前销售一空。

由于它标榜高水准的赌场式饭店,会员申请白金卡必须先审核,确定符合饭店的风格才允许人会,因此一卡难求,叫价千万,是名副其实的富人天堂。

由于宣传得宜,心灵贫脊的有钱人多不可数,七百多间的高级套房早已被预订一空,想申请入会或是订房得排到半年后,也许还有可能订到世界级的享受。

全球的记者都来采访,镁光灯闪个不停,五个各具特色的美女分别持着以自身花名打造的银剪,笑容可掬地扶着彩带供人拍照,听说有人竞价购买她们手中造型特殊的小剪刀,价钱尚在飘涨,保守估计在上亿左右。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6

最令摄影师着迷的是五位美女都穿着白纱礼服,半覆面的头纱妆点五种不同的花饰。

高贵、罕见的火焰玫瑰,纯白的花瓣外围一圈红艳如焰:淡雅、清秀的白色霍香蓟显得骄媚动人;茉莉香花幽幽淡淡,予人邻家小女孩的氛切;紫色的小花编成冠,紫苑风采令人迷炫;圣洁而高雅的莲款款生姿,宛若那袅袅迎风的水中仙。

而新娘子自然有今生的伴侣依偎,五个气势傲然,卓尔不群的男人立于她们身后,不时以凌厉、冷肃的目光瞄向虎视眈眈的偷香客,令爱慕者却步。

“何水莲,我会剥光你身上的皮,一刀一刀切割你的肉。”一个咬牙切齿的女子用眼角余光凌迟着何水莲。

黎紫苑微笑不减的道:“玫瑰,冷静点,保持笑容,等我处理完她才轮到你。”敢算计她,实在够胆。

“紫苑,你的花冠歪了。”显然气得不轻。

站在温柔荣莉身边的霍香蓟笑得很假。

“香香,你的花束捏扁了。”何水莲接着又道。

“茉莉,还是你最够朋友,其他人呀……”

“闭嘴——”

三道怒火直射一股恬静淡笑的阴谋者。

多么令人感动的一刻,至球转播她们五人盛大的婚礼,只有当事人以为是宣传用,不知何水莲早已做好安排,连牧师都请了来。

影剧版、国际版、经济版,甚至社会版和休闲版都来争相抢拍镜头,以期得到第一手资料。

五对晶灿似阳的新人迎向漫天花雨,以拉丁文主婚的德籍牧师念着他们听不懂的语音,唯有稍有涉猎拉丁文的黎紫苑听出一些端倪,脸色难看得想杀人。

在媒体的烘抬下,她们被迫说出誓言,一对对照照发亮的婚戒由五位唱诗班的小天使呈上。

面对五张可爱的小脸,谁狠得下心去拒绝,不甘不愿地任由镶钻戒指套入无名指,笑得最开怀的当属五位新郎相,原来娶妻是如此轻易,包括“二度”结婚的白向伦。

“水莲花,你好样的,我记下了。”黎紫苑是唯一得知真相的人,在前十分钟。

何水莲笑挽着她的手接受拍照。“十年前我的介入使你的感情生变,现在我要将你的全还给你,一场迟来十年的婚礼。”

“你……”黎紫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礼炮声拉响,优美的音乐一起,一字排开的记者或站、或蹲、或趴地等着拍摄历史性的婚礼的身后围观的宾客屏着气息。一剪——落下。鼓掌声立起。

“噢!忘了告诉你们一声,一对名家打造的钻戒一百万美金,待会我会把帐单给你们,记得去付。”

何水莲的一番话引起众愤,怯生生的白茉莉呼德地说:“我没有那么多的钱。”

何水莲摇手要她安心,“紫苑很有钱,我会把你的那一份寄给她,不用担心。”有钱不花是罪过。

“水莲花,我以为五个人当中就属我最狡猾,没想到你才是隐其锋的高人。”笑得有点认命的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