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对不起,我爱你 > 第3章 喂

第3章 喂

……你们要干什么?啊……大叔,大叔……"恩彩用求救的眼睛寻找她的韩国"大叔",可哪儿也找不到大叔的影子……恩彩在台上被一群坏蛋男人推来推去,吓得像一只惊恐的鸟,颤抖地哭叫。

"一万,我出一万块!马上给我放开她!"一个男人粗暴的声音回荡在酒吧里,每一个人都被这个声音给惊呆了。

不,是这个价钱给惊住了。可能连领班也从没遇到过像这样阔气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而出这么高的价钱。

"是大叔?!大叔……"酒吧内虽然暗黑,但恩彩一眼就认出了是刚才的那位"大叔".他走上前来一把扯过了恩彩,急急地向门外跑去。

"车武赫?!……"酒吧里的人异口同声地叫着这个名字。

是啊,谁也没想到这个所谓的"阔男人"就是车武赫。酒吧里所有人脸上写满了上当受骗的表情,立刻操起"家伙"满街追赶着武赫和恩彩。

车武赫拉着恩彩疯狂地跑过几条大街,最后躲进一个小巷的角落里,总算逃过了一场灾难。

恩彩从醉酒中完全醒过来,她喘着粗气,惊魂未定地自言自语:"我们……我们这是在做什么?演戏吗?像这样的场面,我可是经常在香港警匪片中看到的……真刺激!"

恩彩本来想说"真他妈的刺激"的,但她立刻改口了。她说这些话的本意原来是想讽刺一下的,讽刺的话带上点"粗语",会将讽刺强化的。但她马上意识到不能对着陌生人说粗话,所以就删掉了"他妈的".

对于向来过着安宁生活的宋恩彩来说,像这样为了逃命而疯狂和一个陌生男人狂奔在异国他乡,可真是件顶级灾难。

恩彩吓得不轻,她缩着脑袋,紧闭着双眼,一只手牢牢地抓住车武赫的手,另一只手按住胸口,心扑通扑通的,像乒乓球一样不听话的在怀里乱窜。如果她的嘴巴没被车武赫紧紧捂住的话,她都不能确信她的心会不会从怀里滚到地上。

在确定暂时安全之后,恩彩觉得有必要质问了:

"你去了哪里了?大叔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我差点被那群坏蛋给害死了……"恩彩带着哭腔哭诉着,一点也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她的亲大叔就开始责备。

武赫才懒得去听恩彩唠叨什么呢。他一句话也不说,确定安全了之后,他站起身,准备各走各的路,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一直被恩彩牢牢地抓住,好像长在了他的手上一样。恩彩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个。武赫的目光在手上停留了两秒钟,愣了一下——眼前这个丫头傻傻的样子真是可怜又可气,可爱又可笑。他费了好大的劲才甩掉恩彩的手。

武赫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从牛仔裤里摸出一个口香糖塞进嘴里,头也不回地迈开步子就走。

"谢谢你,大叔……"宋恩彩跟在他后面,不停地道谢。但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谢谢你,哥……"恩彩换一种称呼,可仍然没有反应。

"什么嘛,想装酷吗?这么拽就很酷吗?……"恩彩用蚊子一样细小的声音说。但终于还是忍无可忍地对着"大叔"的背影大喊:"喂!大蓬头,大蘑菇,哑巴大叔……"

可不管她怎么叫,车武赫仍然像聋子一样没听见,自顾自向前走。

"真是个怪人啊……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怪的人……不过,虽然这个人是个怪人,但心眼儿还不坏……"恩彩自言自语地说。

天色已黑,恩彩孤零零的,身在异国,没有钱,没有护照,又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而且还有坏蛋……现在,面前的这个脏兮兮的男人是她唯一可以抓住的稻草了。恩彩相信他会帮助自己的。

宋恩彩紧紧地跟在车武赫身后,像个厚脸皮的孩子那样跟着,他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不管他愿不愿意,也不管他理不理她,恩彩才不管那些。

恩彩一直跟着车武赫走了好几条街,最后来到了一个围着铁丝网,四处堆积杂物的露天仓库。地上铺满了废纸盒和报纸。车武赫旁若无人地倒在上面就睡。

"你,就睡这儿吗?"恩彩简直有些不相信,又问了一遍,"你,没有家吗?"

车武赫不理恩彩,只管侧着身子,枕着手臂睡自己的大觉。

"眼前的这个人原来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啊。"恩彩很有些失望。原本指望着这位恩人暂时收留自己的,没想到他自己也过得这么惨。她看了一眼睡在地上的武赫,叹息地走到铁丝网外。

恩彩踩着月光和灯光,抱着双臂失魂落魄地走着。她不知道她要去哪里,脑子里简直一片空白……这时,一阵混乱的尖叫声和汽车的鸣叫声惊醒了恩彩,恩彩眯起眼睛看,那辆车好像正冲她开过来……"不好了……"恩彩明白那群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拔腿就往回跑,一直跑到武赫睡的地方,迅速关上铁丝门。

"大叔,大叔……醒醒大叔……"那辆载着一群坏蛋的车停在了铁丝门外……恩彩吓得浑身发抖,一下子趴下身子,把头埋在车武赫的怀里,时不时抬头偷偷看看那些人的动静。

好久,一只手将她紧紧地揽进怀里。

恩彩以为自己要遭到这个男人的非礼,本能地挣扎着,反抗着,乞求着,"大叔,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可是有病的啊,真的,我有很可怕的病,艾滋病……"

"闭嘴!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别动!"武赫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这是武赫第一次对宋恩彩开口说话。

反正出去也是死定了,不如就再相信他一回……

恩彩这样想着,乖乖地躺在武赫的怀里。

"允啊……允啊……妈妈,你们在哪里……"恩彩心里默默哭喊着,直到哭累了,才睡着了……

第二天,恩彩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她身上还盖着那位大叔的衣服。

"大叔!咦,奇怪的大叔去哪儿呢?……"她揉揉眼睛,看了看四周,不见了那位"大叔",连喊了几声,也没有答应。这时,她看到身边放着的东西——好熟悉啊。

"我的皮包?!啊,我的皮包找到了……"恩彩惊喜地叫着,"还有,我的护照……有救了,啊,有救了……肯定是那位大叔帮我找回皮包的。"恩彩捧着护照,紧紧贴在胸前。

果然,就在皮包的一侧,一块石块下面压着一张纸,恩彩打开一看,是留言,"凡事都留个心眼儿,小丫头!"

恩彩四处寻找大叔,可哪里看得见她的恩人大叔的影子啊。

"大叔,谢谢你!"恩彩将纸条捧在怀里,对着远处大声喊着,感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正文第三章

"毒药?你喝了这个就会死的!粗心的爱人啊,为什么死之前也不留点给我啊。剑啊,我的心就像一个剑鞘,请让我死去吧,让我去找我的罗密欧吧……"

恩彩对着墙壁上挂着的明星写真照片,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像祈祷一样的朗读着莎士比亚的《茱丽叶与罗密欧》中的对白。

挂在墙壁上的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恩彩暗恋的人崔允——她心目中的"罗密欧".

"啪,啪,啪……太精彩了!"一串鼓掌声从身后传进了恩彩的耳朵里。

"不好了,让人听见了。真是羞死人了……"恩彩满脸通红,马上偷偷地把身体换了一个角度,这样看上去,不是对着墙壁上的照片,而是对着一只花盆里的花。

恩彩心里慌乱得七上八下的,回头一看,拍拍胸口,吁了一口气。还好,拍掌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姐姐宋淑彩。

恩彩是来找姐姐宋淑彩的,姐姐在这家电器商店工作。她都等了快半个小时了,姐姐才出现。

"喂,宋恩彩,我早就说过,你天生就是一个演员的料,你都可以去申请学术大奖了。"

恩彩听了,表面上不以为然,心里却高兴得要死。

"什么时候来的?还以为要再等你半个小时呢。"恩彩说。

"妹妹啊,我觉得你现在该走向世界了。"姐姐像袋鼠一样跳过来,夸张地将妹妹的手握在手心里,"相信我,恩彩!去电视台吧,现在就去,我要做你的经纪人。"

姐姐真的拉着恩彩的手就要往店外走。恩彩用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姐姐手里抽出自己的手。

"哎呀,有顾客要买电器,我来是把目录单给你。别再偷懒了,拜托,好好做事,下班按时回家,别在外面乱花钱。我走了。"恩彩嘱咐姐姐。

姐姐淑彩虽然比恩彩大三岁,可行为举止,思想耐性上,幼稚得没法原谅。一年四季,无论晴天还是阴天,白天还是晚上,总是美梦不断。一心想着有一天自己能找个又帅又有钱的男人;或者,找个有钱的八十岁的老头子,等待成为遗孀,好大大的继承一笔。真是异想天开。等了有28年了,还没有等到这两种男人。不过希望仍然没有破灭。她始终坚信那句话,守得云雾,方见云开。这份耐心倒真是让恩彩大开眼界。

别说她了,就连读小学四年级的妹妹宋敏彩也不把身为大姐的淑彩放在眼里。

不过,姐姐的这句话倒是没说错:宋恩彩在表演方面确实很有天赋,从前还在国际上得过短剧大奖呢。她觉得恩彩没走上演员这行,实在是太可惜了。

"做允的助理打算做多久?对我来说,你是很有潜力的,尽管比不上江敏珠……可别以为因为我是你姐姐才这样说的,是真的,恩彩,你得考虑……"

"行了,我比你更了解我自己,做好姐姐的本分吧。你也知道你能到这儿来上班,是动了崔允的关系网才来的,好好珍惜吧……"

正说着话,手机就响了。一听到是允的声音,恩彩连忙和姐姐道别,急匆匆地就往外跑,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恩彩,说真的,作为崔允的助理,你就没有一天可以休息的吗?"妹妹整天这样忙碌,确实让当姐姐的心疼啊。"唉,妹妹啊,你不知道,一个小时前,我刚刚被那个讨厌的老板给开掉了……"望着妹妹的背影,淑彩神情沮丧。

刚才她不敢当着妹妹恩彩的面说这事。心情已经够糟的了,再听恩彩唠唠叨叨教训个没完,她可真受不了。而且,要是得罪了恩彩,以后的零用钱可真不好办。宋淑彩虽然身为姐姐,可常常伸手向妹妹要零花钱。

宋恩彩简直是用光的速度赶往允彩排的地方。一进房间,她就发现所有的人都抬眼看着她。事情有些不妙!允又惹出什么事来了?

最近,崔允动不动就惹出事来,这全都是因为江敏珠。江敏珠虽然答应和崔允交往,但并没有表示答应成为崔允的正式女友。江敏珠还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崔允身上,这让崔允很不安。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心思,满脑子都是江敏珠。崔允心情快乐与不快乐,全由江敏珠来决定了。看来今天遇到这种情形,又是和江敏珠有关了。

"那个傻帽看了这个之后,就在彩排室中失踪了,这家伙!"负责崔允的舞蹈编排负责人有些恼火了,抖动着手里的报纸不停地唠叨。

一大堆人为一个人而忙碌,而主角却从中走掉,怎么不让人发火呢?所以,无论谁发火,都是合乎情理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允,允他为什么失踪了?"恩彩猜想,允失踪的原因就在编导手上的那张报纸上。她夺过报纸,一眼就看到上面有江敏珠和一个英俊男艺人拥在一起的照片,样子很亲热。

恩彩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恩彩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允是因为这张照片吃醋了。因为吃这种远醋而扔下一大堆同事?允怎么可以这样?!把个人的情绪和自暴自弃加到工作上去,真是过分。简直可恨。

恩彩感到全身都在抖,一面是气的,另一面又是深深的担心。允这种任性的脾气,动不动就说不想活了……允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这一点,恩彩早就领教过了。在墨尔本允就做过这样的傻事了——因为对江敏珠的表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就那样傻乎乎地往大海里奔去。幸亏被人救了,幸好这事发生时,只有江敏珠和允两个人。那时恩彩也在受难,她的包被人骗了。这事儿是后来回国时,敏珠告诉恩彩的。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恩彩真为允捏了一把汗。真是危险啊,要是被韩国记者或者fa看见,可真要上韩国权威娱乐报头条了。

"允,允不会又……"恩彩一想到这里,赶紧摇摇头制止自己这样想下去:"呸,呸,怎么可以这样胡思乱想呢。"

"请您原谅,我现在就去把他找来。"恩彩向编导赔着小心,心里却在担心允的去向,越想越害怕。

宋恩彩马不停蹄地满世界寻找崔允。几乎找遍了允平时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可仍然没见到允的踪迹。

"可恶的家伙!怎么可以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女孩这样不顾死活?连彩排也不管了?这算什么?崔允,扔下一大堆伴舞和工作人员,这算什么回事吗?"恩彩跑得气喘吁吁的,又气又急。

"允啊,你到底去了哪儿嘛,急死了……"这时,恩彩的眼前一亮,她看到敏珠的广告巨画,"江敏珠……哎呀,死脑筋,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允肯定去了江敏珠那儿了。"

恩彩说得没错,允的确去了江敏珠那儿了。

"谢天谢地!"恩彩远远地看到了允的车,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拍拍胸口,给自己一个安抚。

宋恩彩的到来,可真是及时,再晚点的话,崔允又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拍摄现场的人都被崔允弄懵了,导演恨得咬牙切齿,就差冲崔允挥拳头了。

崔允的车喇叭响个不停,一直都没停过。对于拍摄现场,可真是个不小的干扰啊。

崔允有这样的反常举动,显然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能够给允带来这种程度的刺激,这世上只有江敏珠能做得到。江敏珠在拍摄广告里,同广告里男主角的亲热镜头可真让崔允受不了。

"唉,眼睛都恨不得睁不开了,睁不开了。干脆瞎掉算了,这样就什么也看不到……"崔允抱怨不停,自顾自地说着疯话。然后又把脑袋压下去,喇叭声又刺耳地响成一片。

尽管江敏珠刚才与男艺人亲热只是剧情的需要,但拍摄休息间,那男人凭什么对江敏珠那样……

江敏珠远远地站着,挂着一脸的嘲笑朝崔允这边看来。不过她心里也有些不安,毕竟崔允也是因为自己才这样的啊。

正当江敏珠犹豫着是不是要过去时,恩彩出现了。

"恩彩可真是无处不在啊。这样正好,我可不想为了这样的事影响自己。不错,谁说得准这周围就没有记者呢?如果让记者发现,可真是糗大了。"江敏珠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又像没事一样,该干吗干吗。

敏珠和恩彩对望了一会儿。一个不以为然,一个却是气不打一处出的样子。

"你再这样,我就打电话报警,告你妨碍工作……"对方已经忍无可忍了,发出最后通牒。

"对不起,不好意思,我会解决的。"恩彩抱歉地向对方保证,然后转过头,低声下气地乞求允:"允啊,别这样,要是让记者看到了,可就不好办了……"

崔允好半天才从方向盘上抬起头,只一小会儿,又沉重地倒了下去。

恩彩用了很大力气才扳起崔允的头,像对待调皮和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又哄又劝。

"真是搞不懂,真是搞不懂那臭丫头……快疯了,我都快疯了……"允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低下头对着方向盘又是撞又是拍的。

看到允这样伤心难过,恩彩抬起头狠狠地朝敏珠瞪了一眼。眼里都能飞出刀子来了。

敏珠你这臭丫头想死啊,你怎么能这样伤允的心呢。恩彩真恨不得上前去扯她的头发,打她的耳光。要知道,宋恩彩早就暗暗发过誓了,为了允,她什么事情都肯做,哪怕是失掉敏珠这个朋友,她也不在乎。

不过,恩彩知道,江敏珠并没有像允那样,爱上了允。江敏珠还没有爱上允。只是有一点好感而已。

"允,我了解你的感受。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痛苦,跟我暗恋你的痛苦可差不了多少……"看到允那痛苦不堪的样子,恩彩又不由自主地生起这样的感慨来。以自己这种切身的体会,就当是将允的痛苦转移到自己身上来吧。

宋恩彩可真是有点傻了。每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