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漫画尸 > 第1章 结果这么一摔

第1章 结果这么一摔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漫画尸》作者:西西弗斯

简介:

接二连三收到陌生人寄来的恐怖漫画。

而且,漫画里面的主角居然是我自己!

尼玛,这些天的经历简直是把我吓尿了……

第一章恐怖漫画

前几天上网的时候,我看见有个出版社在微博上搞抽奖。只要转发微博,七天后抽五个粉丝,送一套恐怖漫画。

我本来就挺喜欢看漫画,于是马上跟风转了。

一星期后,中奖名单公布了,上面没有我。我知道很多人转发,中奖的几率不大,所以也就没在意。可是仔细一看我就有点生气了,因为这里边有黑幕。

中奖的好几个人,都是这出版社的互粉好友,平时也经常见他们互动,知道他们认识。

我挺生气,就给小编私信:“就这么几本破书,怎么还搞黑幕呢,耍我们玩呢?”

本来我只是发发牢骚,出口气就算了。谁知道他很快回我了,说:“这本来就不是随机抽奖,我看谁顺眼就送给谁,你管得着吗?”

我马上回了句:“你还是大V呢,怎么这么说话?”

那边又说:“大V怎么了?大V就骂不还口了?你弱你有理是吧?”

反正我们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吵起来了,到后边越说越难听。

吵到最后,他忽然来了句:“你不是要书吗?行,我送你,送你上西天。”

说了这话之后他就不吭声了,任凭我怎么骂他都不回信。

那天搞了这么一出,我心情挺不好,不过睡了一觉也就忘了。毕竟在网上骂战,比在现实中杀伤力小多了。

没想到过了几天,有快递给我打电话。说我的书到了。我挺惊讶,收了快递一看,真的是那套漫画书。我心里挺爽,觉得是那小编怕了我了。

结果回家看书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劲了。

前半截漫画倒没什么,是正经的恐怖漫画,挺精彩的。可是看到一半,画风忽然变了,变成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几点出门,几点吃饭,几点睡觉。平均一小时一幅,枯燥无聊。而且每一幅只是寥寥几笔,画的很敷衍。

我觉得有点奇怪,这漫画怎么驴唇不对马嘴的?我上网搜了一下原作者的漫画。网络连载一切正常,和我手里的根本不一样。

我马上猜到了,是那个小编在捣鬼,他既然在漫画出版社工作,应该也会画两笔,所以弄一套假书耍我。于是我给他私信留言,问他什么意思。但是他没理我。

我把漫画书扔在一边,也就忘了这事了。结果七天之后,我又收到一套漫画。这次好了,连前面那些虚张声势的内容也没了,全都变成了日常生活。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画的清清楚楚,画风比上一次也精致了不少。

我看了一会,忽然全身冒冷汗。因为这上面画的好像是我。主角的生活规律和我的一模一样,而且周围的环境明显就是我住的小区。最重要的是,其中一幅画,上面的人露出来一个侧脸,和我特别像。

我又是害怕又是恼火,觉得自己肯定是被监视了。我怒气冲冲的给出版社打电话,想要投诉那小编。结果根本没人接听。

我想了想,把带定位地址的微博全删了。不过我知道,这时候已经晚了,我的住址他肯定已经知道了。

我预感到这事没完,那小编肯定会继续对付我。于是我想了个办法,拉上窗帘,尽量呆在家里面,减少外出。然后把窗帘掀开一条缝,偷偷向外面看。我现在活脱脱像个偷窥癖。不过我偷窥的不是女人,而是陌生人。

我要观察有没有陌生人进了我们小区,东张西望的想监视我。我一边看,一边想:“画漫画的小编,别让我抓住你,不然的话,我得打你个半死。”

我一连几天都在窗帘后面向外看,可是周围一切正常,什么都没有发现。

直到我接到了电话,快递又来了。

这次的包裹很轻。我打开一看,只有三页纸。

第一张纸上画着一栋房子,正是我住的那栋楼。

第二张纸上画着我的窗户,窗帘被掀开了一角,我正往外面张望。

第三张纸上,我仍然在张望。只不过,我背后出现了一双手。它拿着一根麻绳,正在往我脖子里面套,而我浑然不觉……画中的我神色古怪,我的眼睛,像是透过白纸,在看我自己一样。

这三幅画很简单,但是我看的全身发抖。我把它们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面了。

我坐在楼下大口大口的喘气,说实话,我现在有点害怕了。

我抬起头,眯着眼睛看自己的房子,我看见屋子里面的窗帘一开一合,也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真有一只手藏在里面。

我拿快递的时候太阳就落山了。现在一耽搁,天马上就黑下来了。我忽然有点不敢回家了。生怕回去之后,有歹徒跳出来把我勒死。

路灯已经亮了,小区外面有夜市,里面不少行人,人多了感觉安全一点。我干脆在街上溜达,一边走,一边想这件事怎么解决。

小编的意思很明显,他在对我进行死亡恐吓。可是就因为我骂了他两句,他就要杀了我,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把电话掏出来,想要报警,可是我想了想又放弃了。

我不是第一天混社会了,知道手头上一点证据都没有,叫来了警察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这么干反而会让小编知道,我连报复他的能力也没有,出了事只能叫警察。那样的话,他会变本加厉的对付我。

可是,我该怎么办好呢?我不是本地人,就算打群架也找不到人。

我走了一会,发现街上的人越来越少。我这才醒悟过来,已经是深夜了。

大半夜在街上溜达很危险,就算小编不对付我,也有可能碰见抢劫的。我自己家是不想回去了,于是我在路边找了个网吧。

这时候我哪还有心思玩电脑,只是盯着屏幕发呆罢了。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随手搜了一下那出版社的名字,结果跳出来一则招聘启事。

上面说,出版社唯一的客服走了。现在招聘一名新客服,负责接听电话,运营微博。有意向的人,可以直接去面试。紧接着是出版社的地址。

我一看这消息,顿时恍然大悟。这两天一直整我的小编,估计就是那个客服,他既然已经离职了,当然有时间每天来监视我了。

出版社就在我们市。我在电脑前面盘算了一会,打算去试试。于是我写了一份简历,随手发到出版社的邮箱了。

反正我最近正在找工作,如果能录用了我,那是最好不过。到时候,我再打听他的信息,应该不难。只要让我知道了那小编是谁,就该我整他了。退一步讲,就算我不被录用,去他们公司转一圈,应该也能看出点什么来。

我正靠在椅子上制定计划。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很面熟的人,但是想不起来是谁了。他笑嘻嘻的站在我身后,指了指电脑:“怎么,想去这家公司上班啊?”

我挺谨慎的看着他:“怎么了?你是谁?”

他坐在我旁边,摇了摇头:“老弟,这单位不好,千万别去。你要是想找工作,跟着我干吧,我有好买卖。”

我向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这人很失望地说:“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砖头啊。”

砖头是我的发小,我们俩从小在一块玩,简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只不过,已经十几年没见了。我仔细看了看他,这人可不就是砖头吗?和小时候变化不大。

他乡遇故知,真的挺惊喜的。我很高兴的问他:“你到哪去了?怎么十几年没见过你?”

砖头苦笑了一声:“哎,你哪能见得了我啊?你忘了?十岁那年,我掉进鱼塘里面淹死了。”

我拍了拍脑袋:“对对对,我怎么给忘了。”我下意识地说了这句话,忽然脑袋嗡的一声,厉声大叫:“你死了!”我转身就想跑,结果被屁股下面的椅子一绊,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了。

结果这么一摔,我猛地清醒过来了。我看见网吧里面的人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我回头看了看,哪有砖头的影子?

我拍了拍胸口:“原来是个梦,吓死我了。”

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重新坐在椅子上。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定了定神,接了电话,是个男人的声音:“郭先生吗?我是出版社的总编,刚才看到你的简历了。现在方便来面试吗?”

我看了看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我有点犹豫:“半夜面试?是不是有点……”

那头笑了笑:“实在是缺人手,忙到现在了。你如果方便的话就来一趟,白天估计没时间接待你。”

我想了一下就答应了。

我在网吧门口打了一辆车,让司机往出版社的方向开去了。

出版社在开发区,开发区的意思就是待开发地区。这一带地广人稀,甚至连路灯都是灭的。我借着月光找了一会,总算找到那栋写字楼了。整栋楼黑乎乎的,只有其中几个房间亮着灯。

办公室在十八楼。可是这大楼里面的电梯似乎坏掉了,我摁了很久也没反应。没办法,我只能走楼梯。

楼梯里面的灯是声控的,我加重脚步,踢踢踏踏的向上走。这样一来,脚步声和回声叠加在一块,好像有很多人在楼道里面走一样,让人觉得心里发毛。

好在我一路顺利,走到十八楼。我看见办公区还有不少的年轻人在上班,他们都很专心的盯着电脑,谁也不说话,整个办公区怪怪的,怎么说呢?很安静,也很压抑。

我轻轻咳嗽了一声,问他们:“这里是要招客服吗?”

那些人谁也不搭理我,像是没听见一样。我有点不高兴,觉得这些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呢?

幸好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人,他笑眯眯的看着我:“你是来应聘的?跟我进来吧。”

我点了点头,就跟着他往一间会议室走。路上的时候,我瞟了那些上班族一眼。我看见他们个个面无表情,好像痴呆一样,盯着电脑动也不动。

第二章血合同

中年人已经把会议室的门打开了,做手势让我进去。

我进屋之后,马上闻到一股浓烈的供香味。我抬头一看,发现会议室里面供奉着一尊神像。

我不自然的笑了笑:“在办公室供神仙,有点新鲜。”

中年人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说:“我们是出版恐怖漫画的,整天编排小鬼。万一叶公好龙,真把它们招来了,不是闹着玩的。供奉一位神仙,大伙都踏实点。”

我干笑了一声,就坐在他对面了。我嘴上没有说话,心里面却想:“这些人是不是有病?怎么个个神神叨叨的。”

中年人正好坐在神像旁边,我和他对视的时候,目光不免被神像吸引过去。我看见它青面獠牙的很狰狞,再加上会议室灯光有点暗,就显得有些恐怖了。

我忍不住说:“这神像,好像有点吓人。”

中年人幽幽的说:“好人不怕神佛。年轻人,我看你心里有鬼啊。”

我被他说得一愣,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和你开个玩笑。”

我悻悻然的点了点头。

他从抽屉里面拖出来一张纸,在上面刷刷的写字。一边写,一边说:“你的简历我看了。各方面条件都符合。咱们这就签合同吧。以后你就是我们这的正式员工了。”

我愣了一下:“面试通过了?这么轻松?”

中年人满不在乎的说:“招个客服而已,面试只是个过场。”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人倒是个直肠子,不喜欢装。

我试探着问他:“那个……你们原来的那个客服呢?”

中年人头也不抬的说:“走了。”

我又问:“去哪了?”

中年人抬起头来,看了我两眼,反问我:“你不知道?”

我顿时愣住了:“我怎么知道?”

他向身后指了指:“走了,还能去哪?”

我沿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在佛像前面,放着一个相框,相框用黑纱遮着,前面摆蜡烛和供香。

我的心咯噔一下,脱口而出:“死了?”

中年人有些不快的看了我一眼:“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呢?这叫走了,或者叫没了。”

我咽了口吐沫,紧张地问:“什么时候没的?”

中年人掰着手指头:“我算算啊。大概……二十多天了吧。”

我听了这话,脑子里面嗡的一声:“小编早就死了?那么给我寄漫画书的是谁?该不会是鬼吧?”

我想到鬼这个字,身子就忍不住打哆嗦了。不过多年的无神论教育,让我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不可能,世界上哪有鬼,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得好好问问……”

这时候,中年人嘀咕了两声:“没有印泥了,这可怎么盖章?我去取点,年轻人,你等我一下啊。”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看着他匆匆出去了。

我鬼使神差的向那相框走过去。我知道,相框里面的就是小编的照片。我哆嗦着伸出手,把黑纱掀起来。

我只看了一眼,就差点吓晕了。

那相片……那相片是我啊。我看见自己的照片被人做成了遗像,摆在桌子上。

我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从头顶冷到了脚底。

我站在遗像跟前,使劲咬着嘴唇:“冷静,冷静。想想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忽然,有一个词跳到我脑子里面了:圈套。

没错,这是圈套。那小编想要杀我,故意用招聘启事把我骗到这里来。现在我等于自投罗网,接下来他要动手了。这家伙,居然连遗像都给我准备好了。

我想到这里,扭头就向外面走。结果我一回头,看见那中年人拿着一把刀,神色阴郁的进来了。他冷冰冰的问我:“你要去哪?”

他手里的刀很锋利,刀刃泛着白光。我实在吓得不轻,瞪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中年人面色不善的看着我:“你想走?”

我连忙摇了摇头:“不走,不走。我拉肚子,想上厕所。”

中年人冷笑了一声:“懒人屎尿多。年轻人,你到了我们单位,可要认真工作,别偷懒。”

我点头哈腰:“是是是。我认真工作。”今天如果能活着出去,让我当牛做马我也认了。

中年人把玩着那把刀子,把我领出会议室,来到办公区,他指了指墙角的一个小门:“那里面就是厕所,快去快回。”

有刀在手,他对我的态度大变,从笑眯眯变成冷冰冰。我现在几乎确认,他就是要杀我的小编了。

我像是逃命一样跑到厕所,死死地关上门,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气。

我喘了一会,就开始绞尽脑汁的想怎么逃出去。外面是几十个上班的年轻人,我要偷偷溜出去几乎不可能。可是厕所里面又没有其余的通道……

我坐在马桶上,一个劲的敲脑袋。忽然,我看见旁边放着一摞报纸,上面赫然有出版社的名字。

我奇怪的拿起一张报纸。发现这是本市的日报。在社会新闻那一版上面,登了几则凶杀案、抢劫案之类的。而在最角落里面,有一个标题:“某出版社员工声称出现灵异事件。”

我有同学是做新闻的,我知道媒体不可能宣传迷信。所有的鬼故事都必须有一个牵强的科学解释。所以看这类新闻,只需要看前半截,不要看专家的调查结果。

我把新闻